订阅率不足,无法查看新章,可以补订阅解锁男人走到卫一陵对面的沙发上坐下,问他:“不是不喜欢这种闹哄哄的地方吗?怎么今天跑过来了?”

    卫一陵道:“那还不是因为你?非得给她几张券,这不,给我闯祸了。”卫一陵说完又跟他介绍了一下白钧琰,“这位是万豪的白总白钧琰,这位是奥政控股的总裁江寒江总。”

    白钧琰非常大方的主动打招呼,“江总,久仰大名。”

    江寒道:“白总过奖了。”

    白钧琰又冲黎雅芙招了招手,“雅芙你过来。”

    黎雅芙这才回过神来,手脚依然还是麻木的,她都不知道她是怎么走到白钧琰身边的了,白钧琰想将她拉到身边坐下,一挨到她的手却感觉一片冰凉,白钧琰问她,“你的手怎么这么冷?”

    黎雅芙在他身边坐下,“没事。”

    他和卫一陵坐在对面的沙发,黎雅芙所坐的位置正好和他相对,她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可是卫一陵刚刚介绍的话她也听到了,他说他是江寒。

    江寒?这是个全然陌生的名字,他不是黎向阳吗?

    黎雅芙被白钧琰叫过来了,卫一陵又顺道跟他介绍了一下,“这位是白总的未婚妻黎雅芙,黎雅芙小姐是有名的小提琴家,最近还拿到了帕尼拉格小提琴大赛一等奖。”

    江寒冲她颔了颔首算是招呼,“你好,黎小姐。”

    黎小姐?他叫她黎小姐?

    “雅芙?”

    白钧琰在一旁提醒了一声,黎雅芙回过神来,这个叫江寒的男人身上有一种很危险的感觉,他静静的看着他,可是他的那双眼睛却让人捉摸不透。他长得像黎向阳,可是给人的感觉却一点都不像。

    黎雅芙调整了一下呼吸,“你好……江……先生。”

    江寒的目光并没有在她身上停留多久,真的就像是第一次见到她一样,卫一陵又冲江寒介绍了其他几人。

    江寒这才转头看向经理问道:“怎么回事?”

    经理说道:“这位女士砸了店里的酒,非说是被另外几位女士逼的。”

    江寒的目光一一在几人身上扫过,只是那么淡淡一扫,不带任何感情的,目光最终定格在孟悦身上,“不知道是我店中哪位服务生招待不周惹恼了孟小姐,你非得要砸我场子。”

    他的语气很平静,可天生低沉的声线把每个字都染上了一种凌厉感。

    其实在卫一陵和白钧琰过来的时候孟悦就怂了,孟悦虽然是被骄纵惯坏了的大小姐脾气,但是也不傻,知道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一个卫一陵她就惹不起了,再来一个白钧琰,现在又出现一个一看就不像啥好人的江总,此时的她哪里还有半分刚刚砸场子的气势。

    不过她也不想在韩文君等人面前丢脸,便挺了挺腰说道:“我说了是她们逼我的。”

    韩文君一听这话也不满了,回她:“我们逼你的?我们拿刀架在你脖子上让你砸人场子了?”

    江寒道:“你和别人的矛盾我不过问,但是砸我酒的是你,我只认准你。”他说完一伸手,经理明白他的意思,立马将清单送上去,江寒随意扫了一眼,“二十二瓶酒,还有员工清理地板的费用,一共十五万八千,是现金还是转账?”

    孟悦看了一眼白钧琰,眼神带着求救,白钧琰毕竟是她表哥,在外人面前他总该要维护她一下吧?不过白钧琰鸟都不鸟她一下,完全一副不想管她事情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