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一陵和韩文君的婚礼,卫一陵办得特别浓重,这是卫一陵第三次结婚,卫家人一向低调,可这一次婚礼却比前两次还要盛大。

    洛城很早就有过关于卫一陵和韩文君的传言,一堆不怎么好的传言。卫一陵很清楚,他特意将婚礼办得这么盛大别人肯定议论纷纷,他曾经那般努力想要击破传言,可是现在他却故意将婚礼办得如此嚣张,好似要坐实了那传言一般。

    然而他不想去在意,他已经下定决心要疯狂这一次,他不会再去管别人的看法,他就只想将最好的都给他的君君。

    两人的婚礼黎雅芙和江寒当然也来参加了,黎雅芙还将小易安也带过来了。

    “还真是没想到你最终嫁给了卫叔叔。”黎雅芙道贺完了,不由感叹了一句。

    “我也没想到。”韩文君也是一脸感慨,“你知道那个人古板得要死,他突然改了主意也挺让我意外的。”

    易安突然哭了起来,黎雅芙猜测他应该是饿了,她便去了隔壁母婴室给她冲奶粉。卫一陵和韩文君的婚礼在酒店,这母婴室是韩文君特意给她准备的。

    江寒在跟卫一陵说话,不过目光时不时看向母子两人,见黎雅芙抱着易安离开,他也跟着出来。

    他进了母婴室将易安接过来抱着说道:“我抱着他,你方便一点。”

    有人搭把手她冲奶粉确实要方便很多,宝贝大概是真饿了,好一会儿没喝上奶,开始伸长了手嘤嘤哭。

    黎雅芙调好了水温,急忙将奶送到他手上,他一下就止了哭声,抱着奶瓶咕噜噜喝着。

    江寒抱着他坐在沙发上,帮他扶住奶瓶柔声说道:“喝慢点,没人跟你抢。”

    黎雅芙走到他身边坐下,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儿子喝奶,也不知道当妈的是不是都这样,总觉得看自己孩子干什么都觉得可爱。

    喝完了奶,江寒扶着他坐起来,给他顺背,防止他打嗝,吃饱喝足的小易安乖得不行,对着黎雅芙看过来的目光张嘴笑。

    他已经开始长牙了,一笑起来露出几颗小米牙,简直把人的心都要萌化了。

    小家伙冲她伸长了手,黎雅芙急忙握住,问他:“把手手给妈妈干嘛?”

    他还不会说话,咿咿呀呀跟她讲婴儿语。因为爱吃,小家伙长得肥嘟嘟的,手上一圈圈嫩肉,黎雅芙捏着他的手忍不住咬了一口,咬完急忙放开向他看去,宝贝对着她咯咯笑,没咬疼,黎雅芙松了一口气。

    黎雅芙看他笑得那么开心,又捏着他的小肉手臂用嘴巴在上面啃啃啃,这会儿不敢用牙齿咬了,实在太嫩,她怕忍不住一下咬重了,就用嘴唇含着他软软的嫩肉。

    小家伙被她逗得大笑不止,开心得不行,江寒见状觉得挺有意思,一个大老爷们儿竟也幼稚起来,拿过他的另一只手轻轻咬了一口。

    然而被他老爸咬了一下,原本咯咯笑个不停的小家伙突然瘪了几下嘴,随即便哇一声哭了出来。

    江寒:“……”

    黎雅芙瞪他,“你咬那么重干什么?”

    天地良心,他哪里敢咬重?

    江寒急忙解释,“我没使劲咬,真的没有。”

    黎雅芙拉过儿子的手臂仔细看了几眼,确实没有压印,可是儿子又哭得这么伤心,她一脸怀疑看着江寒。江寒心里真是说不出的委屈,以前她是最紧张他的了,有了儿子之后她明显就更偏心儿子,只要儿子在他手上一哭,她立马就先瞪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