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满70%的订阅率,无法查看新章,可以补订阅解锁

    这应该是他第一次看到黎雅芙如此慌乱的样子,拉小提琴的人不管是形体还是神态一直都保持着绝对的优雅,黎雅芙就是如此,不仅在舞台上,也在平时的生活中。他不知道她究竟看到了谁,竟让她如此不顾形象,直接跑到了雨里。

    黎雅芙将头发擦了擦,说道:“一个认识的人。”

    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刚刚看到的那个熟悉身影,也没心思跟白钧琰解释那么多。车子现在还没开远,黎雅芙又冲张策道:“张策,麻烦你将车子靠边停一下。”

    “黎小姐还有什么事吗?”

    “我去买个东西,你们先回去。”

    张策将车子停下,白钧琰问她:“你要买什么东西?”

    “女孩子用的东西,不方便跟你说,我买完了一会儿自己回去就好。”

    黎雅芙说完就要下车,白钧琰又叫住她,“带把伞。”

    雨还下着,黎雅芙想了想,接过白钧琰过来的伞,“谢谢。”

    她下了车直接去了那个酒店,她在前台让服务员帮她查了一下有没有黎向阳这个人,服务员倒是也挺热心帮她查了查。

    “很抱歉女士,没有你说的那个人。”

    不是黎向阳?黎雅芙急忙道:“大概在十分钟前离开的那位先生你能帮帮查查是谁吗?”

    “很抱歉女士,我们客人的信息我无法向您透露。”

    黎雅芙也没为难别人,所以刚刚那人并不是黎向阳?难道真的是她看错了?下了雨,视线不清晰,因为经常梦到他,所以看着身形像的人就误以为是他?

    黎雅芙从酒店出来,没想到白钧琰的车子就停在门口,车窗摇下,里面白钧琰冲她道:“上车。”

    黎雅芙坐上去,白钧琰又问她:“你要找谁?要不要我帮忙?”

    “不用了。”

    “所以那个人到底是谁?很重要吗?”

    “不重要。”

    其实并不是不重要,只是对于不重要的人她不想过多谈论自己的私事。

    白钧琰没有再继续追问。

    回去之后,这天晚上黎雅芙一直睡不着觉,一会儿觉得她确实是看到黎向阳了,一会儿又觉得是自己的幻觉。

    如果他出现在这里为什么不来找她呢?或许真的是幻觉吧?

    和白钧琰的订婚日期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这段时间她也推了很多工作。不过即便没有工作事情也很多,订婚之前要准备的伴手礼,还要拜访两边的亲戚。一连好几天天她和白钧琰都没怎么见面,平时就是电话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