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句话她又哭了出来,她道:“我没有家了,这里马上就要被人抢走了,我还能去哪里?”

    “去我家,以后也是你家,以后你就跟着我一起生活了好吗?”

    父母姐姐都不在了,亲戚们没有一个愿意善待她,她突然发现,这世上还能和她有点关系的人好像就只有他了。

    他将手伸到她跟前,“来吧,跟我走。”

    她将眼泪擦干净,把手放到了他的掌心中,从今往后能让她依赖的人也只有他了。

    她就这样被他带到了洛城,被一起带走的还有他给她买的那只大猫。

    她开始在洛城上学,有了新的朋友,而他也是在那一年创办了槐芳影视集团,槐芳,怀芳。她想,他成立这个公司大概是因为怀念姐姐,他将她接到这里大概也是因为觉得愧对姐姐。

    可是也是因为姐姐,才将他和她扭在一起,他才成了她的亲人。

    卫家很大,然而人却不多,除了帮佣外就他们两个主人,从那之后她和他相依为命,他将最好的都给她,关爱她,不管她犯了什么错他都纵容她,就连将他带大的卫家管家都看不过去了,提醒他不要过多的纵容她,不过他都没听。因为怀着一颗愧对她家人的心,他无限纵容着他,她完全被他娇养成了一个骄纵的大小姐,无法无天,经常闯祸,可是她知道不管她怎么闯祸一直都会有一个卫一陵帮她收拾烂摊子的。

    可是这样的日子并没有维持多久,在她十八岁那一年卫一陵娶了别的女人,那个叫邱媛媛的女人。

    她和卫一陵关系的纽带就是她的姐姐,她的姐姐曾经是他的妻子,可若是他的妻子成了别人,那么这样的纽带还能有多牢固呢?

    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她跟卫一陵大吵一架。

    “你为什么要背叛我姐姐,你为什么要娶别人?”她质问他。

    “你姐姐已经过世六年了,我也该有自己的生活。难道我要因为她一辈子不娶妻生子吗?”

    他的话让她无法反驳,她所能做的反抗方式就是离家出走,她找到了言琛,和他同居,和他疯狂做-爱,卫一陵结婚的那一天她也没有出现。

    其实她不知道,卫一陵选择再婚并不是因为他真的需要娶妻生子。

    韩文君上高中之后,她出落的越□□亮,周围也出现了不少关于她的风言风语,那年她十七岁,上高二,那一天她回家问卫一陵,“什么叫禁-脔?”

    卫一陵听到这话面色就沉了,他问道:“你在哪里听到的这种话?”

    “我听到别人在传我是你的禁-脔,禁-脔是什么意思?”

    卫一陵面色更难看了,他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不是什么好的意思,这种话以后不要再说了。”

    “哦。”她点点头,乖乖的应着。

    后来她偷偷的去网上查了资料,才知道原来禁-脔是这个意思,她怒不可遏,被这个称呼恶心得不行,以后再听到有人这样说她都会气得面色苍白,浑身发抖,恨不得把说这话的人撕成碎片。

    卫一陵也很愤怒,他不知道人心竟然恶毒到这种地步,居然传这种谣言,韩文君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孩子。

    可是别人的嘴巴生在别人身上,堵住了一张嘴堵不住第二张嘴,本来韩栀芳过世之后他就没打算再娶妻。那时候其实已经有人给他算过,他是天煞孤星的命格,克妻克子克双亲,他就只想着好好把韩文君养大就行,也算是还了韩栀芳对他的救命之恩。

    然而这些流言让他不得不考虑再继续娶个妻子的事情了,他一个单身汉,将年幼的小姨子养在身边会有人流言蜚语,如果他娶妻了,想来别人也就不会张嘴乱说了。韩文君以后还要结婚,背负这些流言她还怎么嫁一个好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