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满70%的订阅率,无法查看新章,可以补订阅解锁

    “越城。”

    “江先生从小就生活在越城吗?”

    “也不是,小时候在国外,几年前才回的越城。”

    “国外哪儿?”

    他突然勾了勾嘴角笑了,那让人捉摸不透的目光看向她,“我很奇怪,黎小姐是之前认识我吗?为什么一见面就问我这些问题?”

    “抱歉江先生,你和我的一个熟人长得很像,我想知道你是不是他。”

    “我很确定,我之前并没有见过黎小姐。”

    原来真的不是他。一开始她真的以为这个人是黎向阳,因为太像了,可是除了长得很像之外他和黎向阳的性格却不太一样。比如黎向阳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可是这个人却能和卫一陵那样的人熟络周旋,游刃有余。还有黎向阳身上不会有那么强的煞气,虽然黎向阳平时也不太爱说话,但是他不会像江寒那样让人一看到他就觉得他是个很可怕的人。

    黎向阳很暖,孝顺她妈妈,关爱她这个妹妹,小小年纪就已经有男子汉的责任和担当。可是眼前这个男人,他有一种被世故打磨出的圆滑和锋利,能经营这种场所的人手段都不会太软,看他刚刚跟孟悦说话就知道了,所以他身上有那种让人望而生畏的煞气也不奇怪,他的气场和温暖这两个字完全不沾边。而且作为妈妈和老师眼中的五好学生,黎向阳一直学习成绩优异,作为乖孩子的他不会去弄纹身。

    黎雅芙自嘲的笑了笑,“那看来是我认错人了,抱歉江先生。”

    黎雅芙转身要走,却听到身后那人说道:“需要我送送你吗?”不过是出于礼貌客气一问。

    黎雅芙没有回头,回道:“不用了。”

    黎雅芙从奥政大门出来,却见白钧琰的车子还停在门口,车窗摇下,白钧琰冲她道:“上车。”

    黎雅芙坐上车,白钧琰问她:“你刚刚慌慌张张去做什么?”

    “身份证忘了拿。”

    其实刚刚黎雅芙和江寒说话的时候白钧琰一直站在楼梯口,不过离得有点远,他并没有听清楚他们在说什么,但是他知道她在对他撒谎,她明明是特意去找江寒的。

    不过白钧琰没有多问。

    “我刚刚把你送回去了你怎么又跑过来了?”

    黎雅芙现在一点完全没有心情应付白钧琰,听到这话也只敷衍说了一句:“只想出来和朋友放松一下。”

    “是吗?”白钧琰似笑非笑的,“我还以为你会忙着在家准备订婚的事情。”

    订婚?他的白月光不是回来了吗?他怎么还觉得他们可以订婚?他不打算和她分手?

    “过几天我们一起出去吃个饭,我有些事情要跟你说。”白钧琰又说了一句。

    “什么事?”

    “到时候再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