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之书院>修真仙侠>溺爱成瘾 > 第6章 6
    久久得不到回应,她靠近了一点,听到他清浅的呼吸声,他已经睡着了,所以他究竟听到了没有?黎雅芙突然有些泄气。

    不过这样也好,虽然很想分手,但是她和白均琰分手牵扯的利益太多了,换句话说,如果分手由她来提,到时候如果两家公司因此遭受了损失,那她必须得负这个责,她负担不起。现在白均琰白月光回来了,他那么爱她自然不会让她委屈,分手就由他来说好了。

    **

    黑夜带来的是什么?是噩梦。

    老旧的居民楼,头顶是纠缠在一起的黑压压的电线,楼梯两侧因为太过潮湿已经开始长苔藓。黎雅芙和往常一样放学回家,这一年她十五岁,上初三。

    她摸出钥匙打开门,迎接她的不是妈妈的笑脸和一桌可口的饭菜,而是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她很快就看到了躺在墙角的妈妈,她躺在血泊之中,暗红色的鲜血就像一只巨大的蜘蛛爬在地上。

    她吓得尖叫起来,连滚带爬赶到妈妈身边,她看到源源不断的鲜血从她身上冒出来,她完全吓傻了,她不知道怎么办。

    她本能的给黎向阳打电话。

    他已经上高三了,时间很紧,中午不会回来吃饭。

    “怎么办,妈妈受伤了,她躺在地上,她身边全是血。”她哭着跟电话那头的人说。

    电话那头的人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她听到他用一种很沉很沉的语气对她说,“你先不要哭,听我说,你要冷静一点,你现在马上给医院打电话,然后报警,打完电话去邻居家里,让他们陪着你,不要一个人出去。”

    她被彻底吓到了,完全没有了主意,只本能的照着他说的话做,救护车很快来了,警察也来了。

    她妈妈因为失血过多抢救无效死亡,警察说她是自杀。

    她不相信,她不相信妈妈会自杀,明明前一天还好好的,她还答应了周末要带她去吃烤猪蹄。

    那段时间她过得很乱很乱,她被带到了外婆家,她被迫参加了妈妈的葬礼,她有很长一段时间不敢去上学。

    可是从妈妈被带走再到死亡再到出殡,黎向阳一直没有出现过。

    她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学校里面也没有人,她在外婆家每天有外婆陪她睡觉,可是她还是会做噩梦,做很多可怕的噩梦,梦到妈妈满身是血,梦到黎向阳身受重伤。

    直到一个月之后她收到一条陌生号码发过来的短信,短信只有两个字。

    “下楼。”

    完全是黎向阳式的语气。她几乎没有思考就跑下楼。

    她看到那个高瘦的男孩靠在围墙上,寒冷的冬日他只穿着一件黑色的卫衣,卫衣帽子罩住了他的头,听到声音他慢悠悠抬头看过来。

    他有一双锋利的眉眼,她几乎是一看到那眉眼就认出了这个人是黎向阳。

    巨大的愤怒和恐惧一股脑儿袭上来,本来应该在虚惊一场之后松一口气,他没事就好,他还活着,可是那股怒火烧得那么汹涌。

    她走上前

    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还不解恨,反手又是一巴掌。